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哑女医经 > 《哑女医经》正文 第59章 重逢水中仙
    京都,定安侯府。

    满园的落叶木因为初春又抽出了新芽,在一片褐色中闪烁着嫩嫩绿意,虽然零星,却充满喷薄欲动的力量。

    有一处枝头,一枚绿叶已经长得十分有形了。

    椭圆形的叶子脉络清晰,叶尖犀利如针。

    楚长秦的手抚上那枚叶子,目光闪了闪。

    他的眼前倏然浮现哑女指夹叶子为武器,目光凌厉欲攻击人的模样。

    “看起来你这收集叶子的癖好是不会改的了,好,他日,你若成为我楚家的座上宾,我定然以满园好树的叶子为礼。”

    他从她指尖拿下叶子时曾笑着说道。

    “世子爷!”身后传来护卫的声音。

    楚长秦回头,但见两个身着黑红护卫服的侍卫昂首挺胸站在眼前。

    是阿莱和阿庆。

    “回来了?”

    “是的,世子爷。”二人异口同声。

    “说说情况。”

    阿莱阿庆原本就是来复命的,见楚长秦询问,阿莱先行禀报了郴州一行的详况,末了,道:“一切顺利,按照世子爷吩咐,礼单交到尹大娘子手中过了目,靳石丹亲自仔细清点过,尹大娘子还让靳石丹好酒好菜招待了兄弟们。”

    楚长秦板起面孔道:“讨吃讨到外人跟前去了?”

    见楚长秦声息不对,阿莱道:“靳石丹不是外人,奴才现在要去向侯爷复命了!”

    说着逃之夭夭。

    阿庆也想闪人,但是楚长秦重重咳嗽,他的脚来不及抬,只能定在原处。

    “世子爷,是尹大娘子一定要招待我们的,说让我们和靳石丹叙叙旧。”阿庆赔笑。

    “她一个哑巴能说话?”

    阿庆惊讶:“怎么,尹大娘子是个哑巴吗?靳石丹没有提过呀。”

    阿庆的话让楚长秦心里安了安,没想到靳石丹还挺护主,他一向忠心,跟随谁就忠于谁。

    那个哑巴向他讨要靳石丹也算是慧眼识珠吧。

    见世子爷突然静默,阿庆心里毛毛。

    “世子爷如果没有别的事,奴才就……”

    “侯爷跟前有阿莱一人去复命足矣。”

    阿庆迈开的脚只好又收了回来。

    “阿莱向我复了命,你呢?”楚长秦挑眉看着阿庆。

    阿庆恍然想起来,他道:“那信奴才也已经亲手交给了尹大娘子。”

    “完了?”

    “啊。”阿庆不明白,世子爷还想打听什么。

    见楚长秦没有放自己走的意思,阿庆越发心里发毛,额头差点都沁出汗来。

    “她……怎么样了?”终于,楚长秦问道。

    阿庆发现世子爷的额头竟比他先沁出一层细汗。

    “世子爷,你热?”阿庆关切地问。

    楚长秦皱眉,不耐道:“不要岔开话题,回话!”

    奴才不是岔开话题,奴才是真的关心世子爷啊!

    阿庆在心里嘀咕。

    “回什么话?”

    看着阿庆一脸懵懂,楚长秦憋屈,这奴才怎么如此驽钝?还是靳石丹机灵。

    “她怎么样了!”楚长秦加重了语气。

    “她?”阿庆一脸懵逼,“她……谁啊?”

    楚长秦:“……”

    “哦哦,世子爷是问那个哑巴啊!”阿庆猛地顿悟。

    楚长秦的脸黑成了墨,阿庆立即改口:“世子爷是问尹大娘子么?”

    楚长秦默,这奴才气死个人,明知还故问。

    “尹大娘子挺好的啊!”阿庆努力回忆在茭阳尹家见到的那个小娘子,出落得很是高挑,亭亭玉立,与一般的小娘子有所不同,似乎多了一份稳重。

    阿庆言简意赅,楚长秦并不满意。

    “就这样啊?”楚长秦不悦问道。

    “嗯!”阿庆重重点头。

    属下是个榆木之人,楚长秦没法只好厚着脸皮问道:“那靳石丹他就没有说点别的?你不是和靳石丹喝酒了吗?”

    阿庆从未见过世子爷如此欲语还休的娇羞模样,他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世子爷为何如此关心那哑女,难道那哑女是世子爷的意中人?”

    阿庆露出老实憨厚的笑容。

    楚长秦忍着最后一丝耐性吼道:“快告诉本世子!”

    阿庆方道:“靳石丹说了,这哑女可了不得……”

    阿庆遂将靳石丹说的那哑女回到尹家如何认亲如何救人诸事皆诉说一遍,方见他家世子爷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他家世子爷红鸾星动了。阿庆心里想。

    而楚长秦心中想的却是,他就知道谁和那哑巴过招都只有吃亏的份,那哑子确是个狠角色!

    这样总算叫他放了心吧!

    “世子爷,奴才得了太子爷的消息。”阿庆的话拉回了楚长秦的思绪。

    “太子爷有消息了?”

    见楚长秦呆了一呆方才回神,阿庆不由想到世子爷对那哑女似乎比太子还要上心。

    “嗯,”阿庆答,“据说太子爷抓到了陷害侯爷的细作,已经在押送回京的路上了。”

    楚长秦一振:这可真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

    官道上,车马急急,向着京城的方向。

    一辆马车上用绳索捆着七人。

    周梓卿下了马,将马鞭扔给卢庭旭。

    卢庭旭见周梓卿大步流星走进路旁驿站,跟在后头问道:“公子,你可是肚子饿了要吃饭?”

    周梓卿头也不回,道:“赶了五十里路,难道你是牲口,不饿?”

    “是牲口也会饿的啊。”卢庭旭说完,心里不是滋味。顺着太子的话回复怎么这么别扭呢?

    “你也进来,另外给那七人也弄点吃的!”周梓卿大声道。

    “公子,他们是犯人,吃什么呀?”

    “莫说是饿了要给吃,就算是病了,伤了,也得治好了再治他们的罪杀他们的头!”周梓卿说着大步进了驿站。

    卢庭旭在后头有些懵逼,太子爷的道理是不是太妇人之仁,或者矫情?

    但是继成大统者本该有这样的胸襟,不是吗?

    他的太子爷可是未来的皇帝,大周朝的掌舵人!

    这样想着,卢庭旭便欢天喜地起来。

    “公子爷,今日是住在这驿站吗?”坐下来等饭的时候,卢庭旭问周梓卿。

    周梓卿道:“吃了就上路!”

    卢庭旭点了点头:“嗯!”

    这时驿站内门中走出一个粉色衣裳的女子,她身后跟着一个绿衣丫头。

    虽然那女子浑身罩在长长的冪篱中,可是那身粉衣好生面熟。

    水中仙!

    他的水中仙!

    周梓卿腾地站了起来:“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