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医归 > 《医归》正文 第三百章 圆满
    锦书想着搬家平静的就搬了,不用惊动什么人,哪知齐王妃还是给程家人下了帖子,请锦书的娘家人过来聚一聚。

    他们并没有搬到城外的落霞别苑,而是城里一处秦勉名下的宅子。

    这处宅子一共有三进大小,秦勉当初买它时颇费了一番功夫。平时没过来,只请了一户人家帮忙打理,如今倒花木扶疏,很有气势了。

    锦书陪着乔大夫人和张氏逛遍了小花园,几人在凉亭里落了脚,丫鬟捧了茶果来。

    张氏见园子虽小,但收拾得井井有条,倒有一番别的韵味。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你们也算自立门户了,这样也不错。我瞧着姑爷倒越发的稳重起来,好好的经营小日子,将来也差不到哪里去。”

    锦书颔首道:“二伯娘说得是。”

    乔大夫人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她沉着一张脸,心中大概觉得可惜吧,锦书当时要是嫁了孙郎君哪里会被赶出府独自过日子,孙湛可是宜安公主嫡根嫡枝的孙子,谁敢给孙湛脸色啊。不过这些路都是锦书自己选的,可惜了一个如花似玉的程家嫡女,寿春伯府千金,终究没能给程家带来什么荣耀,这颗棋子失败了。

    搬家的宴席摆在花厅上,满满当当的坐了四桌人,不算太热闹,但也不至于冷清。

    锦书作为女主人要来回的张罗应酬,还要在王妃跟前伺候。

    齐王妃不吃荤,不饮酒,只是在跟前陪坐着,锦书命厨房特意收拾了一桌素斋请了王妃。

    齐王妃很是满意,倒多吃了半碗饭,饭后她也不午睡,还和乔大夫人等摸了两圈牌,瞧着差不多了这才准备起身回府。

    这厢秦勉正与张侧妃说话。

    “母亲倘或在碧云居不自在,不如搬来和我们一道住吧。”

    张侧妃想也没想的说:“都住了几十年了,哪里会不自在。你和媳妇好好的过日子,我就不来打扰你们了。”后来她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娘娘身边没个说话的人,我陪着她说会儿话也是好的。”

    张侧妃的性子闷,她能和王妃说什么,从来都是王妃说,她听,这样的言辞听上去更像托词。

    秦勉从来都觉得这个生母和他不亲近,兴许是他在王妃房里长大的缘故,两人都不适应。见母亲主意已定,他只好道:“那好吧,我会隔三差五的带了锦书来给您请安的。”

    张侧妃起身道:“娘娘要走了,我也该告辞了,珍重!”客气得犹如外人一般,秦勉或许早就习惯了。

    闹腾了一天,终于清静下来了。锦书看着婆子丫鬟把东西收拾好,将借来的都归还了,一天的开销也出了账,她伸展了胳膊,觉得身上黏黏的需要好好的洗个澡。

    当锦书沐浴完毕回来,她见秦勉正坐在灯下看书,像是在等她。

    这一幕情形以前也有过,她看着墙上映出的身影,心里没来得一荡,她轻轻的走到秦勉身后,悄悄的蒙了秦勉的眼睛。

    秦勉笑道:“越发的淘气了啊。”

    “我洗好了,你不去洗洗?”

    “这就去。”秦勉站了起来,突然将锦书拉进怀抱,低声和她说:“我很快就回来。”

    秦勉走后,锦书在他坐过的地方坐下,随即将桌上那本秦勉翻过的书取来看。翻了两页,原来是个话本,写的是俗套的才子佳人的故事,锦书心道他也看这样的书啊。

    或许是劳累了一天的缘故,锦书看了几页书,眼皮也开始打架。

    等到秦勉冲凉回来时,却见锦书伏在桌上已经睡着了。他无奈的笑了笑,走上前去,拿掉了锦书手中的书,一手揽腰将锦书横抱而起走向了当地的一架百工嵌螺钿的拔步床,将她轻轻的放在了床上,扯下了红罗帐,移了灯烛。

    夜色静谧,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暗香。

    他在黑夜中紧紧的护着自己的娇妻。

    锦书这时候突然醒了,在秦勉的怀里挣扎了一下:“我睡着呢?”

    “没事的。”

    黑暗中,秦勉摩挲到了锦书光洁如玉的脸颊,他浅浅的吻了下去,不管是眉毛还是眼睛,抑或是鼻子还是脸颊都没逃过他的嘴唇。

    锦书窝在他的怀里嘤咛了一声,秦勉在她耳畔低声说:“你知道母妃为什么要宴请你的娘家人吗?”

    锦书摇头不知。

    “母妃说这是给我们办的圆房酒。”

    锦书的脸瞬间燃烧起来,两人成亲一年有余,一直都是名义上的夫妻,两人并为有过夫妻之实。她心里明白的,在她决定回王府,决定留下来时,就知道会有这么一晚,她将自己完完本本的交给她。

    今天她明明没有喝多少的酒,然而此刻身子瘫软一点力气也没有。秦勉原本扶在她腰上的一只大手已经探进了中衣,很快就摸到了她脖颈后面那根细细的红绳,只轻轻一拉,前面这只手顺着锁骨就探进了衣服内,摸到了极致的细腻与光滑。

    锦书始终没有多少力气,甚至有些眩目,在两人终于合二为一的时候她忍不住痛呼了一声,秦勉立刻停下了动作,极近温柔的抚慰她:“弄痛你呢,对不起。”

    前世初见锦书时,她一身素服立于姨母的庆余堂上。她带着一脸的清冷和茫然,只一眼,他的心里便烙印上了她的影子。前世于他而言,锦书只是个遥远的影子,他看得见,却摸不着。他知道她的悲喜,知道她心中所爱,他远远的看着她,一直守护着她美丽的影子,直到她走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在去京城的那个冬日,不能忘怀的依旧是锦书的倩影,但他知道她过得很好,终于释然。

    一切重头来过,他为她倾尽一切,终于得到了她。

    阳光透过雕花窗照进了屋子,锦书揉了揉眼,身旁已经空空如也。昨晚的旖旎仿佛是一场梦。

    帘子响动,秦勉走了进来,笑道:“娘子早上好。”

    锦书对他粲然一笑,娇滴滴的回应了一句:“夫君早起怎么不叫妾身?”

    “昨晚你劳累了,多睡会儿也没事。”秦勉摸了摸锦书的脸,却见锦书眼泛秋波,面如桃花。他忍不住轻声的吻了她的脸。他从来都知道的,他的娘子是世上少有的殊色,对他而言,即便年华老去,她也永远是他珍宝似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