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军少的律政娇妻 > 《军少的律政娇妻》正文 第一四六章:母爱
    陶妃在回家的路上想,如果周苍南回来,她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把照片拿给他看呢?愤怒?调侃?还是不在乎?

    她觉得她应该像个妒妇一样,假装出很在乎很吃醋的模样,然后吓吓周苍南。

    想想都觉得心情很美好,然而那个说周末能回来的人,到周六却没回来。

    陶妃一晚上睡的很不踏实,懊恼这个时候怎么没有电话呢?打个电话也可以知道他在干嘛,哪天儿回来啊?

    周六上午天气晴好,陶妃兴致不高的站在阳台前看她种的太阳花,已经冒出细细嫩嫩的芽,突然心情大好起来。

    用小棍轻轻拨拉嫩苗中间的土,想给花松松土。

    滔滔在楼下和一群男孩玩耍,抬头看见陶妃在阳台前摆弄花盆,想了想蹬蹬蹬跑上楼。

    “小婶婶,小婶婶。”滔滔边轻轻敲门,边小声喊着。

    “什么事啊?”陶妃开门看着滔滔神秘的模样,笑着问。

    “小婶婶,我想去刘强家看看,你能陪我去吗?”滔滔满眼的期待,眼巴巴的看着陶妃。

    陶妃想了想点头:“好啊,你知道他家在哪儿吗?”

    “知道,走路要半个多小时,咱们可以坐马车去,我请客。”滔滔拍着小胸脯保证。

    陶妃笑着揉揉滔滔的脑袋:“好,你下楼等着,我收拾一下一起去。”

    刘强家在镇子东边,陶妃和滔滔也没坐马车,慢慢步行着去。

    路上滔滔像个小大人一样跟陶妃聊天:“小婶婶,等我长大了,我就去当警察,专门抓欺负小孩子的坏人。”

    陶妃笑着说:“好啊,那你就好好读书。”

    两人到刘强村的时候,滔滔熟门熟路的带着陶妃去了村子最西边最后一家,也是这个村里房屋最破旧的一家。

    别人家虽说不是青砖大瓦房,却也整整齐齐,墙体粉刷成白色,干净利落。

    和刘强家一对比,刘强家像个贫民窟,破旧一推就倒的大门,三间房屋还是土打墙,外面也没有粉刷,墙上钉了很多钉子,挂着各种袋子干菜等。

    院子很小,几只鸭子在院里乱跑,地上到处都是青白的便便。

    陶妃看着这样的房屋有些心酸,不管什么时候,贫富的差异都是那么明显,有人大鱼大肉就有人在温饱线上挣扎。

    滔滔一脸兴奋的站在门前大声喊:“刘强,刘强……”

    屋里好半天才有人应一声,接着从屋里出来一个清瘦的女人,黑黄的皮肤没有一点儿光泽,头发扎成两条麻花辫搭在胸前,还用彩色毛线缠绕着。双眼没有光彩,看向陶妃和滔滔时,有些发木。

    陶妃想这就是刘强的妈妈了,温和的问:“刘强妈妈,刘强在家吗?”

    刘强妈妈愣了好一会儿,才慌乱的点头:“在家,不在家。”

    陶妃想着估计是不在家,要不刘强听到动静该出来了。

    还想开口问话,屋里传来一声呜哇的哭声。

    刘强妈妈赶紧快速的进屋,不大会儿抱着个孩子出来,脏兮兮的小被子里包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看不出是男孩女孩。

    “不哭哦,不哭。”刘强妈妈温柔的拍着孩子,脸上瞬间散发着母爱的光辉,让整个人显得温柔起来。

    陶妃愣愣的看着院里自顾哄孩子的女人,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心爱着她怀里的孩子。

    好半天刘强妈妈像是才想起大门口站着的陶妃和滔滔,抬头咧嘴一笑,笑的有些呆滞:“你们看宝宝吗?”

    滔滔轻轻扯了下陶妃衣角,小声说:“刘强说他妈妈不会跟人交流,只会跟他们家人沟通。”

    正在陶妃和滔滔都很为难的时候,刘强牵着牛从地里回来,看见陶妃和滔滔,有些高兴:“陶老师,肖海滔……”

    滔滔转身开心的跑去跟刘强打招呼,还笑着去摸了摸牛耳朵。

    刘强妈妈抱着孩子看着刘强牵着牛进院,眼睛一直盯着刘强,嘴角裂开一个大大的弧度。

    刘强牵着牛去拴好过来,站在陶妃面前有些拘谨:“陶老师……”

    从发生捅伤孟春晓的事后,他就害怕,害怕大家觉得他是一个杀人犯,虽然在他最害怕的时候,陶老师拥抱了他,但是依旧抹不去那些恐惧。

    回家后,父亲又狠狠的揍了他一顿,后背上的伤现在还火辣辣的疼,可是看见陶妃和滔滔,他是真心的开心,他们没有嫌弃他。

    陶妃笑着伸手摸了摸刘强的脑袋:“没事的,今天周六,我们就是来看看你。”

    刘强眼圈一下红了,学校恐怕再也回不去了。

    刘强妈妈抱着孩子站在刘强身边,现在看刘强突然红了眼圈,突然紧张的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去摸刘强的脸:“怎么了?怎么哭了?”

    刘强眨眨眼睛笑着摇头:“妈,我没哭,你抱着妹妹去那边坐着吧。”

    刘强妈妈哦了一声,听话的抱着孩子在墙根下坐着,眼睛却一直看着刘强,暖暖的柔柔的。

    刘强去搬了两个凳子,让陶妃和滔滔坐。

    “我妈妈很爱我和妹妹的。”刘强回头看了眼妈妈的模样,跟陶妃和滔滔解释。

    他怕陶妃会看不起他的妈妈。

    陶妃温柔的说:“嗯,看出来你妈妈很心疼你和妹妹。”

    刘强沉默了会儿说:“我小的时候,我们村的孩子老骂我是傻子的孩子,还用砖头砸我,每次我妈妈都会拎着棒子追着他们打,有些大一些的孩子,妈妈打不过,就抱着我,不让他们打到我。”

    刘强的语气很平淡,像是在说一件很小的事情,却让陶妃听的很心酸,忍不住抬头看向刘强的妈妈,痴痴傻傻的模样,看着刘强的眼神却带着无限的温暖。

    刘强继续说:“那时候我就想了,长大了我要保护好妈妈,她不傻,只是她比别人反应慢一点儿。”

    陶妃心塞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临走的时候,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塞给刘强。

    刘强死活不肯要:“老师,我们家不缺钱。”

    陶妃看看家徒四壁的家,按着刘强的手:“这个钱拿去给你妈妈买新衣服的,老师在学校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