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师上位记 > 《天师上位记》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蛊虫
    “站在里面,那些东西就不会进来么?”王栩头皮发麻,似是觉得这些东西十分恶心。

    “是啊!”卫瑶卿点了点头,石榴酒还剩下了一点,她便往嘴里倒去。

    王栩忍着恶心回头看她:“你就这么喝了啊!”

    这石榴酒似乎能防蛊虫,他同王老太爷站在圈里,确实那些蛊虫避过了圈子涌向四面八方。

    卫瑶卿神色怪异的看着他:“不然呢?我保护你与老爷子就行了,其他人与我何干?”

    这话面上说着虽说有些不近人情,但听起来至少王老太爷跟王栩心里很是舒坦。

    上头的程厉胜与崔谢两位老爷子早就冲散了。虽说没带魏先生在身边,但卫瑶卿看到崔璟手里拿着烛台烧那些蛊虫时,就点了点头:“崔璟还是挺聪明的嘛!”

    这蛊虫怕火。

    眼下正是客流的高峰期,百胜楼里人声鼎沸,几个月前那一场发生在百胜楼里的惨案早被人忘到了脑后。一旁的酒墨居里也是坐满了酒客。

    眼下正是长安夜市方起最热闹的时候。

    端着饭菜的小二在楼里穿梭忙碌。

    喧哗声突然响了起来,呼哨声笑声不绝于耳,端着酒菜忙的飞起的小二不耐烦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却也瞬间惊呆了。

    从对面会仙阁里冲出了一群赤条条白花花光着身子的妓女嫖客。

    “这会仙阁发生了什么?”有人大笑起来,“倒是饱了眼福!”

    有古板的老者大怒:“有伤风化,有伤风化!”

    “哟哟哟!”在百胜楼中的食客口哨连连,“妓女嫖客夜下光着身子在黄天道上裸奔的事情,当真是大楚开国四百年来从未听闻过得事情,哦,不,简直旷古绝今,想来就是后人也做不出此等事来。”

    “李生,你他娘的敢嫖妓,老娘打死你!”有光着屁股冲出来的嫖客正撞上了家里的大妇,大妇当朝大怒,揣着扫把就冲了上去,追着一顿暴打而去。

    此情此景,正在百胜楼中同人应酬的大理寺卿狄方行看的目瞪口呆。耳边隐隐听到有人在说“程相、崔司空、谢太尉、王司徒什么的”,想了想,他当下便招来了小吏:“去放个风声给石御史!”

    小吏一时没有听明白。

    狄方行白了他一眼,只得干咳两声说得明白一些:“上一回民众火烧我大理寺牢狱的事情没让石御史上奏,本官甚是过意不去,”说着狄方行指着对面名花阁冲出来的一群赤条条的男男女女,“去把此间的事放个风声给石御史,这一回上奏的事就让给他了。”

    小吏总算听明白了,应声而去。

    百胜楼里人声鼎沸,有人从一旁的酒墨居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抄好的诗句分发了起来。

    有人大声读了出来。

    “一钩浑玉削,红绣帮儿雀。这个文雅!”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这一句也不错!”

    食客大笑着念着手中的诗句:“今儿酒墨居里那群酸书生怕是有的写了,来来来,看这一句。解带色已颤,触手心愈忙。那识罗裙内,消魂别有香。”

    “我这里有一首完整的。销薄春冰,碾轻寒玉,渐长渐弯。见凤鞋泥污,偎人强剔,龙涎香断,拨火轻翻。学抚瑶琴,时时欲剪,更掬水、鱼鳞波底寒。纤柔处,试摘花香满,镂枣成斑。时将粉泪偷弹,记绾玉、曾教柳傅看。算恩情相著,搔便玉体,佳期暗数,划遍阑干。每到相思,沈吟静处,斜倚朱唇皓齿间。风流甚,把仙郎暗掐,莫放春闲。”

    “这一首不错,谁写的。”有人吹了声口哨。

    “署名石黄先生!”

    在百胜楼里吃饭的文渊阁十儒之一的陈硕先生脸色难看至极,楼下的食客在吟诵着隔壁酒墨居传出的淫。词。艳。曲,大怒之下,陈硕先生起身拂袖而去。

    “石黄先生又来了一首!悄偷窥,亭亭玉体,宛似浮波菡萏,含露弄娇辉。轻盈臂腕消香腻,绰约腰身漾碧漪。明霞骨,沁雪肌。一痕酥透双蓓蕾,半点春藏小麝脐。爱杀红巾罅,私处露微微。”

    “还有这一首,也是石黄先生的。粉香汗湿瑶琴轸,春逗酥融绵雨膏。浴罢檀郎扪弄处,灵华凉沁紫葡萄。”哄笑四起。

    会仙阁中一场恶战过后,会仙阁中死去的,受伤的不计其数。

    莺莺姑娘娇喝一声:“呸,蛊虫!”双指间符纸落地,一处一处的烧了起来

    王会仙急的直跳脚:“我的会仙阁啊,别烧了。”

    莺莺姑娘不屑的哼了一声:“不烧如何赶出这些蛊虫!”

    “你赶出蛊虫,我的会仙阁也没了!不能烧!”王会仙情急之下,想要冲过去阻拦,“等你赶出蛊虫,我的会仙阁也要叫你烧没了,你赔得起么?”

    俏丫鬟大怒:“你当我想替你赶出这些蛊虫啊,不识好人心!”

    “你这好人心要将我这会仙阁烧光了。”王会仙勃然大怒,几个知客冲上去想要拦住那个莺莺姑娘,却被那莺莺姑娘一鞭子抽了出来。

    “你……你如此放肆,司空大人!”王会仙也急了,崔远道转头看向一旁脸色发白的程厉胜,“程相,你若不叫这个江湖女子住手,今日会仙阁损失之物的账单会送到府上去!”

    程厉胜干咳了一声,虽说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但方才那群刺客行刺之间都是冲着他来的,几次三番险些要了性命,眼下颇有几分心力交瘁。是以,他摆了摆手:“好了,莺莺姑娘,你退下吧!”

    俏丫鬟一脸愤愤:“不识好人心!”

    被蛊虫咬到,蛊虫入体的人在堂中痛苦的打着滚,方才出事之时,谢家的暗卫就去阴阳司请扁问同秦越人了。

    “想来两位小天师很快就到了,诸位只能先忍忍了。”

    正中打滚惨叫的最响亮的正是先前大闹会仙阁的青阳县主。王会仙揉着脑袋,只觉得脑仁都疼了,这一晚上的又是县主夜闯,又是行刺,又是蛊虫冒了出来,眼下会仙阁一片狼藉,王会仙只觉得气急攻心,抓着廊柱才不至于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