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林门娇 > 《林门娇》正文 134 一箭双雕(三)
    林冬娴快速的停下牛车,急忙掉下来,忙不迭的跑过去,关切的扶着金奎夜:“对不起,金老板,你怎么样,撞到哪里,要不要紧?”金奎夜摆摆手:“没事,没事,林姑娘,你下次赶牛车可要注意。这次你撞到的人是我,若是换做别人,你怕是吃不了兜着走。”亲昵的拿着手中的折扇悄悄林冬娴的脑袋,坐在牛车上的吴氏看到这一幕不由的张大嘴巴。

    面前的男子身穿淡蓝色锦袍,羊脂玉的发簪将一头如墨的长发速起,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若不是走近细看他眼角的皱眉,吴氏必定以为他跟林轩一般大。金奎夜见到吴氏走到跟前,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后快速的掩饰好,收回敲打林冬娴的手。

    林冬娴讪讪的笑着跟吴氏介绍金奎夜的身份,寒暄几句后,金奎夜目送母女俩离开的背影,许久都没回过神来。吴氏不经意的问起林冬娴跟金奎夜的关系,当下她就知晓,吴氏怕是介意。林冬娴嘴角微扬:“娘,金老板喜欢周夫人,之前托我给他做媒,你觉得这门亲事能成吗?”

    这孩子真是聪明,总能了解她的心思。吴氏细声细语道:“这个谁也不知晓,姻缘乃是天注定,就要看他们俩的缘分了。你切莫胡乱的牵线,害了他们彼此。”不放心的叮嘱道,她之前去如意绣坊探望过梅氏,跟周夫人有过一面之缘。瞧着面相有些般配,但具体相处起来,只有他们知晓。

    “娘,我知晓,你就别担心,我有分寸,况且我也左右不了周夫人,不是吗?”林冬娴不紧不慢的回了句,倒是周明悦嚷嚷着要她陪着去金府,这不近来的事情忙,等闲暇时,自然陪着她去。送完吴氏到家后,林冬娴接着赶着牛车去王府找林荷。

    小厮得到王夫人身边嬷嬷的吩咐,日后林冬娴来,尽管让她进府。丫鬟领着林冬娴到了林荷的院子,她发觉有些不对劲,门口站着十多个丫鬟,林荷这是又出什么事了。林冬娴急忙推开丫鬟走进去,一进屋就看到大夫再给林荷把脉,她紧闭双眼,咬着下嘴唇。

    王夫人焦急的在边上等着,还有一位穿着绿色衣裳的少妇,她身后站着王明仪,想来她就是王明仪的生母雪姨娘。王夫人注意到林冬娴,抬头看了一眼,随后目光又落在床上林荷的身上。大夫把脉后,王夫人还没开口问,大夫双手作揖:“林姨娘腹中的胎儿怕是保不住了,请王夫人有个心理准备。”

    一脸的沮丧,并不是他不尽心尽力,而是林姨娘不配合,胸中郁结,刚才一连吐了好几口鲜血,如此不爱惜身子之人,他自然没办法保全她腹中的胎儿。听到这话,王夫人眸光微闪,压制纷涌而来的情绪,眼底一片平静:“大夫,不管用什么办法,你都要给我保住林姨娘腹中的胎儿。王府平日养着你,不是让你什么都做不了,救治不了轩儿,要是连轩儿唯一的子嗣你都救不了,那你就等着给我的宝贝孙儿陪葬。”

    她并没有开玩笑,俗话说的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大夫在王府好吃好喝,当菩萨一样供着,就是希望关键时刻,他们能有所作为。大夫一听王夫人这话,当下趴伏在地上,急忙求饶:“夫人,夫人,饶命啊,饶命啊。”王夫人身子微微向前一探,弯腰俯身,一字一句的吐出:“那你能不能保住林姨娘腹中的胎儿?”

    要想饶过他,那就要拿出点硬货来,让她瞧瞧。谁要是让她断子绝孙,她就让大家都不好过。接着王夫人扫视了雪姨娘和王明仪,她们母女俩快速的低着头。大夫背后早就湿透了,他知晓没能给王明轩解毒,王夫人早就解恨上他。

    这下又不能保住林荷腹中的胎儿,完全不给王夫人留一丝希望。林冬娴只能站着,什么都做不了。“若是被我查到了谁在背后做手脚,我必定不会轻饶!”王夫人很快就带着雪姨娘和王明仪离开,留下大夫继续医治林荷。临走前王明仪朝林冬娴愧疚的笑笑,林冬娴木讷的坐在床前,她走之前林荷的气色没现在这么差。

    “大夫,我大姐是不是又受到刺激了?”林冬娴试探的看了大夫一样,只见他默默的点头,手里还不断的翻找医术典籍,期望能找到保住林荷腹中胎儿的法子。王夫人只管结果,保住林荷的孩子,并不管林荷为何有变得如此严重。

    “大夫,我大姐醒了。”大概一炷香的时辰后,林荷惊喜的看着睁开眼的林荷对着大夫叫到。大夫快速的走过来,面色沉重,让林冬娴的心砰砰直跳,是不是林荷腹中的胎儿保不住了?果不其然,大夫幽幽的叹口气:“林姨娘,我去给你熬药。”

    接着他便走了,留下姐妹俩待在屋里。林荷虚弱的发出声音:“冬娴,你别管我,快回去吧!”让她一个人留在王府自生自灭,王明轩中毒了,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最疼爱她的亲娘梅氏过世了,对于林志武,她并多少依恋。如今连腹中的胎儿都没保住,她更加没了生活下去的动力,就这样自生自灭吧!

    “大姐,你别这样,我不能不管你,你听我的话,就算孩子没了,以后还会有的。我们一起想办法,把姐夫救好。大姐,你别气馁,好不好?”林冬娴的眼泪哗哗的流下,最不愿意看到林荷毫无生机的模样。王夫人在房中发了好一通的脾气,当然嬷嬷说出她的猜测,这一切怕是跟雪姨娘还有王明仪脱不了干系。

    派去牢里查探消息的人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她就知晓,谁迫不及待的想要害林荷以及她腹中的孩子,让她断子绝孙,她绝对不会让她好过。雪姨娘提心吊胆的握住王明仪的手:“仪儿,你告诉姨娘,你是不是对林姨娘做了什么?”

    王明仪不着痕迹的收回手,灿然一笑:“姨娘,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对林姨娘做什么?再说夫人的人把林姨娘看管的那么严,我就算插翅也难飞进去,更别说见她一面。”

    否认了雪姨娘的猜测,听到这话后,雪姨娘才慢慢的平复下来,重重的叹口气:“仪儿,若不是你做的那自然最好了,夫人的脾气秉性你不是不清楚。要是真的是你做的,我担心她不会放过你。眼下你父亲还没回来,谁都帮不了你。”雪姨娘在王府一向人微言轻,就算给王老爷生下一个庶子,后院还是由王夫人把持。

    当着王老爷的面,王夫人对雪姨娘亲切的不得了,当真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雪姨娘早就已经习惯了,谁让她是个妾,不是正妻。“姨娘,我自然知晓其中的轻重,当然不会触犯母亲。对了,我听说父亲派人来接弟弟去江都一趟,要不然姨娘,你就跟着一起去,正好陪着弟弟,他缠着我一起去。可姨娘,你也知晓,我明日要去刺绣馆,这绣活一日都耽误不得。”

    王明仪亲切的望着雪姨娘,目光清澈,很难从她眼中看出些什么不对劲来。雪姨娘脑中不过一闪而过的念头又被她打消了,“夫人怕是不会答应让我陪着阳儿一起去?”雪姨娘忧心忡忡,眼下王夫人正被王明轩和林荷的事闹得头疼,哪里会让她称心如意。

    “姨娘,你尽管跟着弟弟一起去,母亲这边就交给我,你且安心的去。在江都陪父亲多玩几日再回来。”王明仪上前一步,轻柔的握住雪姨娘的玉手。王老爷一向喜欢王明阳,谁让他的身子比王明轩硬朗。大夫给林荷熬好药后就离开,去跟王夫人复命。是他学艺不精,保不住林荷腹中的胎儿,这条命就赔给王夫人。

    林荷喝完药后,没来得及说话,又昏倒过去,这一次孩子彻底没了。林冬娴望着林荷消瘦的脸庞,还有枯瘦的手臂,她万分心疼。

    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当下她就让丫鬟带着她去厨房瞧瞧,看看能否查出些蛛丝马迹来。丫鬟知晓林冬娴乃是林荷的妹妹,王夫人对林荷如今很重视,她并不知晓林荷腹中的胎儿没保住。王夫人对着嬷嬷挥挥手:“你们都下去。”

    她要单独跟大夫说会话,很快林冬娴就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嬷嬷,你快让我进去,我要去找大夫。”嬷嬷迟疑片刻,才进去禀告王夫人。只见她面色如水:“让她进来,我倒要听听,她有什么事。”嬷嬷领着林冬娴进来后,她立马走到大夫面前,掏出用丝帕包裹的药渣,让他辨别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大夫被王夫人训斥的不敢抬起头来,只能小捏了一把放到鼻尖下闻起来,不闻不知晓,一闻吓一跳,急忙追问道:“林姑娘,这药渣你是哪来的?”“这是我在厨房抓的药渣,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不对?”林冬娴快速的回答道,同时目光紧盯大夫。

    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因此才不由自主的抓了药渣送来给大夫瞧瞧。刚才她询问过林荷身边的小丫鬟,得知她离开后,林荷又吃了几口汤药。适才到厨房一探究竟,王夫人也坐直了身子,目光落在大夫的身上:“怎么样,是不是药渣有问题?”

    “回夫人的话,药渣确实有问题,多加了一味马钱子。有孕之人万万不能服下,否则必定堕胎。老夫记得开的药方中没有这一味,为何会这样?”大夫并不知晓谁做了手脚,大户人家的后宅他还算知晓一些。王夫人双眼如炬,看来她真的对府上的下人管教过于宽松,才会让她们在她的眼皮下对林荷腹中的胎儿动手。

    怕连王明轩中毒都跟她们脱不了干系,林荷没有理由给王明轩下毒,不是吗?王夫人直到如今才回过神来,未免有些为时已晚。最终大夫得以保全一条小命,对林冬娴递过去感谢的眼神,若不是她及时的发现药渣有问题,他这条命怕没了。林冬娴双手作揖道:“王夫人,王府是不是需要给我大姐一个交代?

    她腹中的孩子就这样没了,还有王少爷中毒一事,我相信我大姐不可能是下毒自然。王少爷对她很宠爱,我不知道谁造谣我大姐对她下毒,还请王夫人三思。”这件事最受伤的莫过于林荷,所以林冬娴必须要让王夫人严惩幕后的黑手。

    王夫人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林姑娘,你快起来,你放心,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姑息。你且起来,回去陪在林姨娘的身边。”敢对王明轩还有林荷腹中的胎儿动手,那就别怪她不客气。林冬娴眯着眼看着面前的王夫人,就信她一次。

    很快再等林冬娴回答林荷身边时,她虚弱的摆手:“冬娴,听我的话,回去吧!”说完慢慢的闭上眼睛,一脸的生无可恋。林荷现在压根听不进她说的话,自顾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林冬娴哪能安心的离开,林荷都变成这样了。等到晚上林冬娴还是不肯离开,就这样陪在林荷的床前一夜。

    天刚蒙蒙亮,林荷勉强的睁开眼睛,抬起头看了一眼趴睡在床边的林冬娴,她还没走。“冬娴,快起来,冬娴。”轻轻的推着她起来,林冬娴立马漾起灿烂的笑容:“大姐,你醒了,肚子饿不饿,我去给你端早饭。”

    “冬娴,我不是说了,让你回家去,别在王府待着,我没事了。冬娴,你听我的话,快回去,就算我求你了,好不好?”林荷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从眼角不断的落下。“大姐,你别这样,你刚小产,身子还很虚弱,别哭了,对身子不好。”林冬娴拿着手帕帮她擦拭眼泪。

    林荷紧握她的手,认真道:“冬娴,你若是不想我哭,就快离开王府,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怎么一觉醒来,林荷的变化那么大。她脑中到底想些什么,为何林冬娴理解不了?“冬娴,你要是再不走,我就让丫鬟赶你出府!”林荷转过头,不想看到她。

    直到出了王府,听到砰的一声关门声,她才回过神来,林荷把她赶出来了。林志平刚要跟林冬娴说话,见她耷拉着耳朵径直的走了,这丫头怎么了,都不理睬他。跟在她身后,眼睁睁的看着林冬娴趴在桌上,浑身无精打采。算了,还是等她缓过神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