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双生锦 > 《双生锦》正文 第七十九章 不知死活
    他这时才出现,并不是来晚了。

    之前,他应该在男学那边,将京中的青年才俊看在眼底吧!

    方锦书此刻的心情有些怪异。

    齐王既是自己前世生养的儿子,一力扶上皇位的延平帝;也是冷血多疑的帝王,导致自己吐血而死的罪魁祸首。

    她应该恨他的。

    若不是他,前世也不会才刚刚过上好日子没几年,就骤然离世。然而,今生纵然没了来自血脉的牵绊,灵魂深处,他也还是那个曾经全心仰仗着她的儿子,让她如何能恨?

    前世竭尽全力让他登上大位,成为九五至尊。难道,到了今生却要阻扰于他吗?

    罢了罢了,远着些吧!她不想再过问皇家的是非恩怨,那些自有在宫中的曹皇后来操心。

    看着自己面前摆放的文房四宝,方锦书凝神提笔,随着一个个规矩的簪花小楷跃然纸上,她的心绪慢慢恢复了平静。

    往事不可追忆,此时自己只是方锦书!

    因她心潮起伏,并没有发现,在齐王身后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她年方六岁,生得玉雪可爱。此刻做小宫女装扮,头顶上只挽了一个发髻,用一条丝巾裹了,穿了一件交领小袍。

    “父王,我想去场中看看。”她的声音清脆,轻声撒娇。

    对这名好不容易从生死关抢回来的长女,齐王无端的多了几分疼爱。连今日她想跟来看热闹的请求,他也不忍拒绝。

    齐王点点头,找了一名掌事姑姑过来,将卫亦馨交给她道:“让她跟着去玩玩。”

    他虽然是微服,不想惊动场上的学子。但在场的官员、掌事,个个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齐王亲自交代下来的事,无人敢怠慢。

    离了齐王,卫亦馨的眼里出现倨傲的神色,跟在一名宫女身后,朝场中走去。

    在她看来,这些所谓要为曹皇后贺寿的女子,都是不值一提的娇弱花朵。她来这里,只是想看看特意为千秋节进行的选拔,究竟是个什么场面。

    她跟在宫女后面,仗着人小不引人注目,在走动之时逐一打量着这些女子。凡见到眼熟的,她都暗暗记在心底。

    旁人怎么会知道,这样一个小宫女,心里竟然想着这些事情?

    这时,女官们批阅的试题已经逐步完成。凡是错了三题以上的,直接唱名淘汰。被念到名字的女子,均面色难堪的离场。

    这一关被淘汰的人并不多,只有那么十来名。唱名结束后,修文坊的五名女学生都在。

    唐元瑶在心头暗自思忖着,作诗这一关她想通过不难。但看样子,每一关的考较,会比前一关更难。如此下去,她没有自信能赢过方锦晖。

    她慢慢喝着茶水,心头不断的想着主意。突然,她眼睛一亮,将视线定在之前磨好墨的砚台之上。

    她缓缓朝着砚台伸出了手,装作整理书案拿住了砚台。突然,她好像手上一滑,整个砚台带墨汁一下子朝后方泼去。

    只听到后方传来“啊!”地一声惊呼,唐元瑶心下得意之极。

    泼墨,固然简单粗暴了一些,但却是她这时能想出来的最好法子。

    依方锦晖爱洁的个性,怎么也忍受不了一身的墨汁。就算她不立刻退场,势必也会影响她接下来答题。只要她心神不宁,唐元瑶就有信心能超过她。

    唐元瑶唇角带上了歉意的微笑,转过头正要给方锦晖道歉,但眼前的却并非她想象的场景。

    方锦书拉着方锦晖站在一侧,嘴角是一抹讥诮的笑意,讽刺的看着她。而在她和方锦晖的书案之间,一名宫女正蹲下身子,用丝帕在给一名小宫女擦着脸上的墨迹。

    砚台就摔在那小宫女的脚边,她的左边脸颊和头发上,正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淌着墨汁。身上的衣衫,也有小半都被墨汁浸染,衣襟下摆处还有砚台溅起来的墨滴。

    唐元瑶心下恼怒,这是打哪里冒出来的小宫女?

    她的砚台明明是砸向方锦晖的几案,怎么可能在半空中就掉了下来。一定是那大宫女碍事,挡了下来,坏了她的好事!

    方锦晖这下有了防备,再想让她中招,便难上加难。想道她谋划许久的机会,就这么眼睁睁的从她眼皮子底下溜走,一股无名火腾的一下从她胸中升起。

    “哪里来的不长眼的东西!”她指着那小宫女骂道:“连伺候人都不会,出来丢人现眼做什么?!”

    大宫女或许还有她不知道的后台,唐元瑶此时便柿子拣软的捏,冲这个小宫女发泄着心头的郁气。

    定睛看了她被墨汁浇了一头一脸的模样,唐元瑶不禁噗嗤一下乐了出声:“这都成了墨猴儿,倒是有几分可乐之处。”

    回身拿了她未吃完的糕点,递到小宫女的面前,唐元瑶道:“你几岁啦?姐姐请你吃块糕,你就跟姐姐走吧,做宫女多辛苦。”

    说这话,她不过是逗着她玩罢了。既然是宫女,除了宫中的帝后、太后能赏赐给臣子之外,岂能随便跟人走。

    她这厢说得开心,逗弄着那小宫女看她的笑话。

    方锦书却微微垂眸,将眼底的怜悯藏在了心底。她在唐元瑶的后面一排,当那名小宫女跟在前面的大宫女后面走过来时,正在凝神书写的她,浑身的汗毛都乍了起来。

    她的灵魂,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和卫亦馨的初次见面,方锦书在脑中设想过很多场景。但当她真的出现在面前时,仍然让她猝不及防。

    她执笔的手微微颤了颤,连忙稳住。

    无须迟疑,她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她在心中万分庆幸,庆幸她在这段时日里,练就了一手簪花小楷。虽然欠缺了些火候,但如果她此时书写的是前世的字体,当场就会吸引卫亦馨的注意。

    然而,此刻的她还很弱小,没有能力与齐王的嫡长女,刚刚受封的端成郡主抗衡。

    哪怕,齐王并不得庆隆帝的宠爱,卫亦馨也是郡主。要跟她过不去,只需轻轻伸手,就能轻易毁了她的一生。

    卫亦馨冰冷的眼神,倨傲的神情,看在方锦书的眼中,越发证实了她的真实身份。这样的神态,这个味道,别说她只是扮作小宫女,哪怕扮成了小叫花,方锦书也认得。

    方锦书想将自己藏起来,不引起卫亦馨的丝毫注意。

    偏偏在此时,唐元瑶将那放砚台朝着方锦晖砸了过来。而卫亦馨,就正好走到两人几案的中间,砚台直直的朝着她奔过去。

    那名领着她的大宫女一惊,忙眼疾手快的挡下砚台。但砚台中盛着的墨汁,仍然浇了卫亦馨一身,便蹲下身子先为她进行简单的擦拭。

    偏偏唐元瑶还在不知死活的口出狂言,方锦书听在耳中,默默为她点了一根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