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医国皇后 > 《医国皇后》正文 第五十七章 出师不利
    后门处发生的事情云青青等人在屋里睡得死死根本不知道,因为白天带着孩子玩的太兴奋了,然后又时刻担心孩子他爹来接走他,所以晚上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了就陷入了黑甜梦乡,不复平日里清浅警觉的睡眠。

    不过就算她没睡也没办法听到后门的声音,夜风吹着满山的树叶沙沙,伴随夜枭虫鸣,根本就听不到百十米远之外的后门细微动静。

    果真是不怕贼偷只怕贼惦记,被二狗子这伙人惦记上后,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瞅准机会害人!

    后门处:“猴子,你爬进去把后门打开,要是锁着就告诉我们一声,我们都爬进去。”

    实在对于几人的实力有信心,他们都带着刀呢,难道还制不住一个男人?至于那几个女人保准一吓唬就怂了。

    不过能偷人出来不惊动那男人最好,万一拼命了伤到自己人就不好了。

    “瞧我的吧。”两手抓住绳索两脚踩在墙壁上的瘦猴子压低声音回复,灵巧的身躯还真稳稳的一步步的向上爬去。

    此时天上的乌云正好盖住了残月,光线尽失,近在咫尺的墙上只能隐约看到那么一个黑影,还需要紧盯着他移动才能察觉到,实在是太黑了。

    而那个爬在墙上的“猴子”更是视线不佳,只隐约看到自己已经爬的够高了,就双手绷紧了绳索整个人朝墙头上一趴,还想着翻身坐起在墙上呢,就觉得胸前腹部还有两手都是一阵尖锐疼痛。

    “嗷!”他忍不住发出一声被掐住脖子一样的声音,怕惊动屋里人,他生生的吞下了这一声痛呼。

    还不等下面人反应过来想要问他怎么了之时,他翘起被墙头铁蒺藜差点扎透的手掌,趴在那里一动不敢动的低嚎:“快上来人把我弄下去,我被墙头的东西给扎了!”

    地下的六个人一听就慌了,没想到这墙上竟然还有暗器,猴子都被钉在了墙上怎么办?

    二狗子一见不好,要是有兄弟在这里出了问题,以后他在其余兄弟面前怎么抬头,所以他二话不说,准备抓住垂下来的绳索亲自上去把猴子弄下来。

    而远水解不了近渴,猴子被铁蒺藜扎的前身上都是血窟窿,他甚至都能感觉到温热的血液在向外流淌,他忍不住翘着手慌乱又缓慢的寻摸着墙头上有没有可以撑手的地方,最起码让他把身子摘下来,否者有人来救他也下不去啊。

    而他命不该绝,天上的月亮此时突然露出一个角,让他的视线清明了一下,虽然很快又消失了却让他看到了周围哪里有空位。

    他两只手撑在满是铁蒺藜的小小空隙里,咬牙忍着疼痛和泪水在墙头上拔下自己的上半身,可他这样不上不下的挂在墙头上也挺不住啊。

    本来双手上就满是血窟窿疼的要死,两臂就更使不上力气了,他觉得自己马上又要忍不住趴回墙上再扎一遍,只能心下一横:“接我一把!”

    他颤抖着双臂低吼了一声,就不管不顾的向后用力一推,让整个人从墙头上掉了下去。

    他是管不了太多了,身上好多个放血孔,吓都吓死了,没有失去理智嚎叫出声已经是他有职业素养了,所以这没经过大脑的自救行动能引起什么后果他根本就来不及想。

    “砰!砰!“

    “哎呦!”

    “哇啊!”

    墙下几个蠢贼滚做一团,猴子掉下来时砸到了爬到半路的二狗子,两人一起砸在了齐齐伸手接人的兄弟身上,坐人肚子上的砸脱臼手臂的都有,哪可能不出声!

    尤其那憨子最傻,他跑去扯住绳索的后半段还指望自己能爬一下呢,所以两人掉下来时他就下意识伸手去接,两人的重量几乎没把他的两臂拉断!

    一连串的声音都把云青青家后院的马给惊动了,在马圈里喷气低鸣还刨蹄子,动静可着实不小。

    几个蠢贼摔做一团,控制不住自己发出闷哼的声音,很快就做贼心虚的赶紧相互搀扶起来想要先撤离这里。

    可就在此时,铁木门里突然有气势十足的声音爆喝出声:“是谁鬼鬼祟祟在门外!”紧接着就是门锁的响动。

    这大半夜的行梁上之事本就提心吊胆,出师不利门都没进去就集体受了伤,然后又被凶悍的声音一惊,七个人毫不迟疑的就萌生了退意。

    “快走快走!”二狗子也顾不得里面人能不能听见了,只想着快点逃跑,所以爬起身后也不管谁,摸着黑搀起地上躺着的人影就往外跑。

    机会有的是,犯不着被人发现了还逞能往上上,要是有这勇往直前的担子,他们也就不用半夜偷偷摸摸来了。

    可动作大了他觉得胸口特别闷,刚刚他被猴子坐了一下。但这个危机时候他只能先忍着。

    几个人窸窸窣窣带着一连串脚步声跑进后山树林隐入黑暗之中,而好不容易抹黑打开后门锁的周奎一手持刀如同门神一样出现在门口,却发现后门处空无一人。

    他有武艺在身,刚刚门没打开的时候就听到了几个毛贼逃跑了,此时也就是艺高人胆大的出来再查看一番。

    “算你们跑的快,下次再敢来,大爷我砍了你们的狗腿喂王八!呸!”周奎对着后山大声吆喝,粗嘎声音如同炸雷在寂静的夜里传出去老远,震的夜枭都半饷没敢出声,四野里一片死寂。

    听到声音,云青青等人也都急急穿上衣服,摸了一把早就准备好放在床头的匕首就跑了出来,看到铁塔一样的周奎堵在后门那里正吹火折子点灯笼,她第一个跑过去问:“周大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张妈也刘茵两个人紧张的相互搀扶的跑了过来,后面的春桃则在房间里闭紧房门,帮云青青看着睡的沉沉的小麒没有出来。

    三女披了外套胡乱捆住,衣衫不整一脸惊恐的跑出来很显狼狈可怜。

    周奎很快点燃了灯笼,他举着灯笼自下而上的照着满是大胡子的脸,两只铜铃虎目更显凶神恶煞!

    “有七个蠢贼不知道在这后门搞什么,我过来给马添点夜草,就听他们好像掉下墙头滚成一团,但是我还没有打开门就听他们夹着尾巴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