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大帝姬 > 《大帝姬》正文 第二十三章 一问
    身穿朝服的陈盛面色沉沉,身子紧绷端起,显得比以往高大了很多。

    宰相朝服,议政朝殿外,官告一级,正是合情合理最合适无可质疑的问政时间地点。

    如果此时有御史在场,必然要对宋元一声呵斥逾矩。

    四周无人安静无声。

    陈盛没有恼怒,只眼神沉沉的看着宋元,再次低声道:“到底是谁?”

    宋元再次看了眼四周,甩袖道:“大家都知道。”越过陈盛要走,“我不和你在这里说。”

    陈盛抬手将他胳膊拉住,道:“你现在跟我说清楚,免得待会说错了。”

    宋元鼻子里粗气,攥了攥手,道:“不管谁做的,大家认定是谁就是谁。”

    大家认定陈盛闭了闭眼,攥着宋元胳膊的手似乎有些乏力,宋元趁机抽出向前迈步。

    “你疯了吗?”陈盛在后低声喝道。

    宋元回头,见陈盛也回头看他。

    “什么?”宋元皱眉。

    陈盛似乎有千言万语但神情变幻最终只道:“她还是个孩子!”看着宋元,“她是个孩子啊。”

    这两句话好似重复,说话的人是情绪太过于激动了吧,宋元的神情反而沉下来,道:“相爷,如今可不论是大人还是孩子,不要意气用事了。”说罢甩袖向前疾步而去。

    陈盛没有在追去,转过身看着宋元的背影。

    “是啊,论不得年纪,但她是个人呐。”他喃喃叹息一声,“总是个人吧人呐。”

    “这简直是非人能为之事!”

    朝堂里一个官员举着笏板疾声恨语,伸手又指向门外。

    “青霞先生的学生不下百人都在皇城外,秦公爷,你何不一网打尽?”

    宋元冷笑道:“如今这栽赃陷害只要动动嘴就行了,连证据都不用了拿出来了啊。”

    “证据?那两架弩机还摆在五城兵马司,宋大人去亲眼看看啊。”有官员站出来喝道,“顺便认认那些官兵的身份。”

    宋元道:“我又不是兵部尚书,我认得谁。”

    兵部尚书冷笑:“说得好,我是兵部尚书兵马调动我都不知道。”

    “那是不该你知道的。”另有一个官员淡淡道,“营军调动之事自来不一定要通过你们兵部。”

    “这些现在没必要说了。”陈盛开口打断殿内的争吵,“弩机,营军都在,查就是了。”

    “在查出结果前,秦公爷暂时就交出军权吧。”王烈阳淡淡道。

    殿内安静一刻,旋即再次嘈杂。

    “凭什么!”

    “这是栽赃陷害!”

    “什么栽赃陷害,吾等城卫禁军几十人被害,身上弩箭还没拔出来,你们去看!”

    “先有四人证在家宅路途被害,今又有薛青被袭击,他们皆是跟秦潭公指罪案有关”

    “说来说去都是猜测,证据呢?拿出证据啊。”

    看到宋元挥着袖子红着脸大喊,一直不怎么说话的王烈阳抬眼看向他,道:“证据?满城卫的人都看到秦小公爷光着身子在城墙上跑,不如拿他来问问?”

    殿内瞬时安静一刻。

    光着身子跑!快要睡着的小皇帝顿时瞪圆眼,这几天都是因为死人了争吵,吵来吵去也听烦了,声音再大也抵不住打瞌睡光着身子跑啊,这个有意思。

    宋元面色恼羞道:“光着身子跑又怎么了?我明天也光着身子跑,就要说我也杀人了?”

    殿内响起低笑声。

    陈盛道:“宋大人不要装疯卖傻了,薛青遇袭,秦小公爷在场,怎能没有干系?更况且,秦小公爷与薛青早有嫌隙”

    薛青与秦小公爷的事大多数官员也都知道,先前在街上打闹争斗导致秦小公爷受伤,虽然最后推到刺客身上不了了之,但很多官员们心里是明白的,再后来薛青会试前交好秦小公爷,引来诸多非议也引来了足够的关注,还导致秦潭公被指操控会试,等等一系列事,最终成就了薛青的名扬天下。

    如果薛青遇袭,秦小公爷在场的话,那绝对有关系,报复,替父解忧

    殿内响起低低的议论。

    “你这是胡乱攀扯,薛青出事,当夜京城街上的人多了”宋元愤愤道。

    话没说完,一直安静的秦潭公开口道:“既然是这两个孩子之间的事,我会问问他,查清楚的。”

    孩子之间的事?陈盛眉头一挑,道:“秦公爷,动用弩机调派营军,这可不是孩子能做到的。”

    王烈阳道:“是怎么回事,叫来问问就是了,那薛青伤的如何?”

    一个官员出列道:“伤的很重,还在昏迷不醒。”

    那就没法问了堂内一阵低语。

    “秦小公爷也受伤了,也昏迷不醒。”宋元在旁道,又愤愤,“说的没错,这件事要查,秦小公爷也是受害者,看是谁在背后阴谋。”

    这话自有一群秦潭公的党众附和。

    王烈阳道:“那就等他们醒了再问,但是现在该查也必须查。”视线看着殿内诸官,“天子脚下,京城重地,朝廷命官被朝廷官兵袭杀,此事不查,人心难安,国之动荡。”

    殿内响起应和声。

    王烈阳转头看秦潭公:“在查此案其间,请秦潭公暂且卸职吧,免得在查案中再有人被袭杀,秦公爷更说不清了。”

    卸职可不比杜门在家,这一次秦潭公没有开口应允,王烈阳也咬口不放,朝堂上吵闹喧天。

    这朝会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了小皇帝在椅子上扭了扭看身边的太监,太监又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就知道让秦潭公退朝杜门不会是结束,果然,现在开始逼卸职了,要夺权了,他当然知道朝里这五位顾命大臣面和心不合,而对于军权在握,皇帝的亲舅舅的秦潭公更是忌讳,只是从逼其清退族人为官后,倒也并没有再有动作,现在开始了,而这一开始就不会轻易结束,必然要分出个胜负,你死我活。

    不管谁死谁活,朝廷必将大动乱吓人啊,太监握紧了垂在身侧的手,期盼快点结束又期盼结果不要来。

    朝堂此时的争执纷乱,对于薛青来说并无影响,她的所在被明明暗暗的重兵把守,作为青霞先生的学生,金科状元,翰林院官员,受到袭杀存活的证人,再大张旗鼓的保护都不为过。

    想要打探消息的人很多,但没有人能靠近,外边层层把守,内里倒是安静如常。

    院子里散发着浓浓的药味,婢女进进出出,神情悲戚,迈进屋子里,房间里的桌子上摆着水盆伤布各种汤药,然而并没有大夫在场,有两个婢女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擦拭血迹,有滴滴答答的血点,也有浓浓的血脚印,摇摇晃晃蔓延到里间门口。

    里间房门紧闭。

    地上的血迹已经干涸,薛青身上的血衣还没脱下,这并不是因为如同朝堂上官员所说的人昏迷不醒不能动弹,薛青此时坐在床上,虽然浑身是血,衣衫不整,披头散发,但一双眼还是很精神。

    “这件事不对。”她认真说道。

    坐在桌子前的四褐先生用手敲桌面,恼怒道:“我知道这件事不对,但你能不能先换件衣服,把伤口处理下?你这样子要干什么?”

    薛青低头看自己,前胸虽然血迹浸透,但那多数是别人的血,在遭受第二轮弩箭攻击时被身边的护卫们染透的,她倒是没有受伤,胳膊上衣衫撕裂的最严重,这里有几处外伤,是在街上被砍到,还有被秦梅的长刀砍的,伤口还有血不断渗出,手上是自己震裂的伤,伤口布满但都是小伤口,此时已经凝固不再出血,腿脚嘛,还好,背上嘛,暂时没办法扭头看不到

    “我在看这些伤。”薛青道。

    四褐先生道:“看它干吗?自虐吗?我可不会为此而难过,那些蠢蛋们你倒是可以吓一吓。”

    蠢蛋吗?薛青抬手抓了抓乱发,手掌上的血顿然染了头发一片。

    “不是,我是想让自己看清,我到底是怎么受的伤。”她道,皱眉看着四褐先生,“是谁要杀我。”

    (嗨,2018你好,大家好,新的一年又来了,昨天打了很多话,但觉得丧且沉重,这不是生活的态度,就都删了没有再说话,所以待今天元气满满的来和大家问新年好了,2017年有好有不好,不过生活就是这样,不管是哪一年,所以,大家继续加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