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不负娇宠 > 《不负娇宠》正文 第116章 匪夷所思的事
    不知为何,唐宓悄悄的看了自家亲娘一眼。

    咦,阿娘好像也看到妙仪女冠了,可为毛没有半点惊讶的表情。

    等等,阿娘虽远离京城,但在国公府留了不少人手,或许,是唐妈妈飞鸽传书告诉阿娘的吧。

    但……还是有些不对劲啊,唐宓总觉得这件事似乎跟阿娘有关系。

    唐宓脑洞大开,正神游天外呢,那边小万氏已经笑盈盈的迎了上来。

    “哎呀,弟妹,你总算是回来了!”别管小万氏心里如何抵触唐氏的回归,但表面上,她却表现得十分热情。

    不得不说,过去几年,小万氏长进了。

    或许,她背后有什么“高人”在支招哩。

    唐元贞美眸闪动,不意外的看到王令慧站在了小万氏身后。

    “这两年我不在家,国公府多亏阿嫂操持了。”

    小万氏表现得很热络,唐元贞也不会闹别扭,反正说两句好话也不花钱,夸两句又何妨?

    “瞧弟妹说得,咱们不是一家人嘛,何必这般生分?”

    说着,小万氏热情的挽上唐元贞的手,作势要扶她进二门。

    唐元贞想看看小万氏到底进益到何种地步,也就没有避开,顺着她的意思,妯娌两个相携往里走。

    “弟妹,我给你说啊,春日里宴请多,你和二弟虽然不在京里,但给咱们国公府的请帖却一张不少,”

    小万氏一边走着,一边跟唐元贞说:“原本,这请帖是给你和二弟的,与我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我想着,在一个府里住着,彼此又是亲人,实在没有必要分得这么清楚。”

    唐元贞挑起一边的眉毛。小万氏这话是什么意思?想解释她为何打着国公府的旗号四处参加宴饮?

    “嗯哼~”王令慧右手抵在鼻子下面,轻轻哼了一记。

    小万氏赶忙堆起无奈又讨好的笑,凑到唐元贞耳边,“当然,我还有点子小心思。弟妹啊,你也知道,我们家阿茂和阿佩都到了说亲事的年纪。可我们家郎君现在也就是个从六品的校尉,根本没资格参加那些聚会,为了儿女,我也是没法子了,只好舔着脸拿了弟妹你的请帖……弟妹,看在我一片慈母心的份儿上,你可千万别生我的气啊。”

    阿慧说了,谁也不是傻子,你占了别人的光,就要大大方方的承认,并诚挚的表示感谢。

    没准儿人家会看在你“坦诚”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

    可若是你既想沾光,还想摆架子,那就别怪人家跟你翻脸了。

    当然,阿慧那死丫头说这话的时候,嘴巴略毒,连“既想当xx又想立贞节牌坊”的混话都说了出来。

    小万氏捶了小女儿好几下,但还是将她的建议记在心上。

    因为小万氏发现,最近几年来,只要她按照小女儿说的去做,面子上虽不太好看,却得了许多实惠。

    面子跟里子哪个重要?

    出身农家、过过苦日子的小万氏表示,脸面值几个钱,只要能得到实惠,说两句恭维的话又能怎地?

    果然,她这么一说,唐元贞心中刚刚生出的几分不喜也淡了。

    罢了罢了,左右她不在京里,国公府却需要交际,只要小万氏不太出格,去参加宴饮就去参加吧!

    小万氏觑着唐元贞的脸色,见她神色如常,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王令佩跟在人群中,非常看不过母亲低三下四的模样。

    她用力扯着帕子,心道:国公府明明是她父亲的,可恨王怀瑾勾结赵氏,这才抢夺了去。

    偏偏母亲为了点儿蝇头小利,在唐氏面前伏低做小,真真丢人!

    父亲不上进,母亲靠不住,再如此下去,他们一家早晚会被赶出国公府。

    不行,她必须采取行动!

    王令慧感觉到姐姐身上的低气压,眉头微蹙,唉,有个蠢货姐姐,她真的很无奈啊。

    最可气的是,王令佩蠢也就罢了,却还以为自己聪明,时不时办一些令人啼笑皆非又无可奈何的事。

    关键是,她犯了错,自己处理不了,最后给她擦屁股的还是她王令慧!

    王令慧暗暗决定,这次她一定盯紧了王令佩,决不能让她再折腾!

    一行人簇拥着来到了朝晖院。

    唐妈妈早已命人收拾妥当,丫鬟婆子也井然有序的在各自岗位上忙碌着。

    唐元贞目光扫过,很是满意。

    来到正堂,众人分主宾落座。

    一队队的小丫鬟们走了进来,她们有的端着热水,有的端着茶盘,有的则端着点心。

    唐元贞跟小万氏道了句“失礼”,从小丫鬟手里接过湿帕子擦了擦手和脸。

    唐宓和柳氏姐妹也是如此,擦脸、净手、漱口,又涂了些润肤的珍珠膏,这才端起茶盅吃茶。

    小万氏和王令慧含笑看着,唯有王令佩撇了撇嘴:穷讲究!

    小万氏见唐元贞收拾妥当了,便捡着最近京里发生的新鲜事说了说。

    这些八卦,唐元贞早就从唐妈妈那儿知道了,甚至知道得比小万氏说得还要多、还要详细。

    不过,唐元贞看出,小万氏是诚心想跟自己交好,她也就没有拦着,故意做出一副感兴趣的模样,小万氏说到精彩的地方,她还会插上一两句。

    妯娌两个谈得十分热络,堂内的气氛也很和谐。

    王令慧也笑着跟唐宓、柳氏姐妹闲聊,问一些路上的趣事。

    都是年龄相仿的小姊妹,也曾同在一个学堂里上课,彼此间很有些共同语言。

    几个小少女回忆起当年在梁州的情景,更是时不时的发出一阵笑声。

    小万氏见小女儿和唐宓如此谈得来,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唐元贞也含笑看着。

    就在这时,外头响起小丫鬟的通传声。

    “万姨娘、楚姨娘、吴姨娘来了!”

    唐元贞笑容敛去。

    唐宓却有些好奇,万姨娘和楚姨娘是王鼐的妾侍,因为有女儿,又不肯改嫁,便留在了国公府。

    赵氏不是个喜欢迁怒的人,真正与她有仇的,她都报复了回去。

    对于两个侍妾和两个庶女,却没想着为难。

    不过是多及双筷子、多养几个人,偌大一个国公府,还真不在乎。

    所以,赵氏并没有苛待万、楚两个姨娘和她们的女儿,她们在国公府住得还算舒适。

    如今赵氏没回来,唐元贞这个主母回归,两个姨娘商量一番,还是决定来请个安。

    可、可这吴姨娘又是谁?

    唐宓一双好看的眉毛微微蹙起。

    王令慧一直关注着唐宓,见她这般,便知道她在想什么。

    凑到唐宓的耳边,王令慧轻声道:“吴姨娘,是、是叔祖父去年新纳的妾。说起来也不是外人,你还记得阿祖身边的那个女冠,道号妙仪的那人?”

    唐宓恍然,原来妙仪就是吴姨娘啊。

    她也凑近王令慧,两个小姑娘几乎脸贴着脸。

    唐宓小小声的问道:“她不是女冠吗?怎么忽然就做了妾?”

    其实她很想问,妙仪怎么跟王鼎混到一起去了?

    在她的印象中,王鼎并不贪恋女色,是个愚孝却耿直、老实的人哪。

    还有,李氏又不是死人,又怎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说起这件事,王令慧一脸惨不忍睹,“这事,唉,还真是有些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