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原始美食宝典 > 《原始美食宝典》正文 第132章 五总的过去
    扑啦啦。

    一阵翅膀扇动声,一条色彩斑斓的大蛇摔在了五总面前不远处,然后一只火红的大鸟飞下来。

    “壮壮,看我带回来什么,好大好大一条大花蛇!”骄傲得意的啾啾声从那十七的喉咙里发出来,那大蛇还想再动弹,十七一爪子踩下去,噗地一下踩爆了蛇头,那血花肉沫飞溅的,五总华丽漂亮的羽毛也溅上了少许,最要命的是鸟脸上也没得幸免。

    五总:“……”

    “啾啾啾!!!”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马上给你擦擦!

    十七就抬起她那大翅膀,非常不温柔地往五总身上蹭蹭蹭,不仅没蹭掉污渍,还把原来华顺整齐的羽毛蹭得一撮一撮乱糟糟地立了起来,看起来就跟个叫花鸟一样。

    十七大约也知道自己闯祸了,嘿嘿干笑两声,忙叼了最肥嫩的一块蛇肉,讨好地喂到五总嘴边:“吃啊吃啊,这个大花蛇很好吃的!”

    重明鸟不喜欢吃肉,但蛇肉例外,碰到好吃的蛇,他们能一口气吃下一整条呢!

    五总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昔日得力的手下竟然变成了这幅疯疯癫癫的样子,更让他苦恼的是,训练了这么多天,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

    不对,那战以后,他与卫鸟都是身受重伤,他直接爆体,留下魂魄也残破不堪,为自保便自动封印,只留下最本初的一抹意识——之前那陆轻轻眼中霸道总裁的高冷范就是他年少时候的拽样,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最真实的性格,五总回想起来……

    呵呵,最真实什么的,反正他是不会承认的。

    所以说,十七这个性格,其实也是她最真实的一面。

    没想到成天绷着脸,说话都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的小十七内心居然如此的……活泼且聒噪。

    也有可能是因为她面对的是老五的身体,自己占了老五的身体,反过头又来苛责他老婆,也太过分了。

    五总叹了口气,看十七的眼神柔和下来:“你自己吃吧,我不饿。”

    “啾?”十七歪着头看了看他,确定他不吃,自己犹犹豫豫地去品尝那条花斑大蛇了,吃一口就瞅瞅五总。

    五总抖抖身体,羽毛顿时全部顺滑,污渍什么的那是抖得干干净净。

    他重新蹲坐下来,眼神微沉,想起以前的事情。

    当时他爆体与对方同归于尽,本是没打算活下去,虽然重明鸟有许多保命秘法,但一来他伤得太重,族中也是死伤殆尽,要治好他代价太大,他宁愿族鸟们去找些安全的地方休养生息,好好地将他们一族的血脉传承下去。

    二来某些存在早已不能忍受他的存在,只是一直奈何他不得,他一朝重伤,那些东西能放过这个机会?当时的情况他若再抗争,很有可能就是他们一族全灭的下场。

    所以他放弃得干脆,驱散了族人,调开伤亡惨重的卫鸟,独自等待最后的时刻,但没想到老五和十七跑了回来。

    最终十七重伤,老五为了保住自己,动了禁术收拢了他七零八落的魂魄,原本这个禁术是将被救者的魂魄养在自己的魂魄里,等找到合适的肉体再放出来,然而老五和他毕竟相差悬殊,等老五带着十七逃亡,力竭昏迷过去之后,再醒来的就是他了。

    哦,应该说是他的一抹意识,老五却被压制了下去。

    只剩一抹意识的他忘了自己是谁,忘了发生过什么,偏偏也恢复了真实性格的十七是个戏精,自发自动地给他们编好了身份,比如他们是族里被放出来历练的年轻鸟,还是对恩爱伴侣,身边带着个被不负责任的姐姐姐夫丢下的小侄女(其实就是老五还醒着的时候路上顺手救的),还有一个爱的结晶蛋蛋(还是老五还在的时候逃亡时顺手捞的他的一部分身体)。

    有时候困惑他们叫什么名字,还有什么亲人,十七就义正言辞地说他们还没长大呢,没名字的。

    是的,重明鸟没化成人形之前是不取名的,而现在他和十七都修为大退,化不成人形,可不就是还没长大吗?

    老五虽然沉睡了,这身体还残留着本能,用陆轻轻的话来说,就是宠妻狂魔的本能,在这种本能的影响下,十七说什么他基本信什么,想想这几年的种种,五总一头黑线。

    “美美,你在想什么呀?”十七吃着吃着又忍不住凑过来。

    “没什么……”五总下意识地回一句,反应过来她对自己的称呼,眼皮不由跳了跳。

    还是要尽早把自己这已经成型的身体调养好,他赶紧回去,这个身体还给老五,谁的老婆谁来哄。

    于是第二天陆轻轻再来的时候,红纹大蛋就被塞到了她手里。

    “真给我带回去啊。”陆轻轻眨眨眼,“你舍得?”

    “没什么舍不得的。”陆轻轻的生命之力纯粹而独特,放在她身边才是最好的,比泡在这口仅是有些许特别之处的温泉里好多了。

    陆轻轻狐疑地看看他:“那我每天都抱过来给你孵一会儿?”

    五总眼角顿时抽了抽:“不用。”他一点也不想孵蛋!尤其是孵自己!

    陆轻轻更觉得古怪了,又看看时不时蹭过来想跟他互动的十七,而他还没有往日十分之一的热情的样子,陆轻轻心中警铃大作。

    她走的时候把十七拉到一边:“十七,你和五总真的闹矛盾了吗?”

    “没有啊。”十七眨巴眨巴大眼,“他可能是快换毛了,所以心情不好。”

    “换毛?”

    “对啊,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们重明鸟会换毛的,你看!”

    十七抬了抬翅膀,陆轻轻就看到她翅膀覆盖的地方秃了好多一片,软软的绒毛都快掉光了。

    十七扭头啄了啄自己的背部,啄下来好几根漂亮的长长的羽毛。

    “啊呀,背上的也掉了呢,很快就会掉光了,那样夏天就很凉快了。”十七欢快地说,“我好多年没怎么换毛了,不开心,今年真是太棒了!”

    不,这恐怕不太棒吧。

    陆轻轻脑海里闪过一只光秃秃的加大版肥鸡站在那对她眨眼睛的画面,被雷得打了个哆嗦,十七啊,那样会很丑的!